跑圈、装满现金的手提箱、谈判这是大巴黎新帅在中国的故事

北京时间7月5日晚,法甲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官方宣布,现年55岁的前尼斯足球俱乐部主教练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Christophe Galtier)成为球队新帅。

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曾在2020-21赛季带领里尔足球俱乐部夺得了10年来的第一个法甲冠军,此次执教球星云集的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自然是备受关注。

在中文网络中很多媒体都对加尔蒂埃的生平做了介绍,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他曾在甲A时代为辽宁天润足球俱乐部有过效力。

但在我进行搜索以后发现1999年的辽宁队里并没有发现一名叫加尔蒂埃或者加尔杰的球员,最后通过对他个人球员履历的比对和足球博主耐心走下去提供的外援资料帮助下,最终确认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就是1999年的辽宁外援中后卫艾迪·卡尔蒂。

遗憾的是,因为当时中国足球的相关数据统计并不完善,没能找到加尔蒂埃的相关照片和比赛数据。

只能确定他在1999年年初加盟辽宁队,在7月离开,一些80后辽宁球迷对卡尔蒂的描述是“一个表现糟糕的拖后中卫”。

1998年12月的一天,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Christophe Galtier)结束了自己在马赛足球俱乐部的OM培训中心一天的训练。

自从离开意大利蒙扎俱乐部后,加尔蒂埃便一直在OM培训中心在法国前国脚贝纳德·卡索尼(Bernard Casoni)的帮助下进行训练。

“中国有家俱乐部正在寻找一名中后卫,他们的要求和你的个人资料很匹配,我希望你可以去尝试一下。”

32岁的加尔蒂埃还没有找到新的足球俱乐部,但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他并不想就此离开职业足球,他还想继续踢下去。

在当时,很多欧洲人对中国这个国家都感觉很神秘,对中国足球更是一无所知,对于加尔蒂埃来说感觉同样如此,这是一次即充满异国情调又有些危险的“足球冒险”。

加尔蒂埃表示他希望考虑一下,但经纪人告诉他必须很快做出决定,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必须在一月份出现在那里,因为他们的锦标赛在二月份开始,你只有8周的时间进行身体准备。”

短暂考虑后,来自财务的压力最终决定了加尔蒂埃的行动,他决定接受这一次“冒险”。

1999年1月底,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乘坐的飞机在香港降落,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神秘东方之旅”即将从这里开始,他将接触到一次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足球经历。

在加尔蒂埃之前,只有克里斯蒂安·佩雷斯、何塞·布雷等几位法国球员在中国踢过球,当时的中国甲A联赛对于法国球员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联赛。

对于加尔蒂埃来说有一点是值得庆幸的,他将在即将效力的辽宁天润足球俱乐部里遇到一位法国老乡,门将法布雷斯·格朗日。

加尔蒂埃从香港辗转到广州与辽宁队会合,当他与法布雷斯相遇的时候,两人都非常激动。

与辽宁队会合后,加尔蒂埃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主教练,一位57岁的“小老头”,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这个“小老头”就是张引。

张引从头到脚打量着加尔蒂埃,然后伸手摸索着他的手臂、肩膀、腿,想看看加尔蒂埃是否结实。

飞行了接近20个小时的加尔蒂埃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体检”,感到非常有趣,他告诉张引自己身上还有一些淤伤,但很快就会好,张引对加尔蒂埃的身体状况表示满意。

相比较中超联赛繁荣时期前呼后拥的巨星加盟,加尔蒂埃受到的待遇就有些简陋了,他被安排到了一家非常普通的酒店住下,因为这家酒店位于一座大楼的背后,所以环境有些潮湿阴暗。

好在当天晚上加尔蒂埃遇到了一个名叫卡里姆的摩洛哥裔法国人,卡里姆恰巧在广州做生意,他帮助加尔蒂埃换了一家不是那么简朴的酒店。

当然,加尔蒂埃的考验并没有到此结束,辽宁队教练告诉他,要想获得甲A联赛的参赛资格必须通过非常严格的体能测试,也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12分钟跑”。

于是,加尔蒂埃便马上飞到了北京参加体测,俱乐部还找了一名前田径运动员帮助加尔蒂埃进行“12分钟跑”的训练,加尔蒂埃花了大量时间在跑道上,最终通过了测试。

“这是俱乐部判断外国人踢球动机的一种方式,他们害怕人们只是为了钱来踢球。”

每次训练都有四五千人在训练场外观看,每逢辽宁队主场比赛,可以容纳45000人的抚顺雷锋体育场都是爆满,即便是场外也有上万名球迷聚集。

“在训练中看到4000到5000 名支持者是很常见的,而在比赛日,在我们的体育场复制了王子公园的盛况,里面有45000 名观众,还有 20000 名观众留在外面!对沈阳FC的德比战非常非常火爆。”

在辽宁队训练生活的日子里,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对“中国特色”的管理是感到惊讶的。

无休止的封闭训练、军事化的宵禁、用现金发奖金,以及对违反纪律球员的惩罚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当时的辽宁队,俱乐部球员管理是军事化的,球员每天早上7:30起床,晚上11点后便实行宵禁,如果球员违反了纪律就会受到体罚,加尔蒂埃曾亲眼看到教练当着很多球员的面扇了违反纪律球员一巴掌。

不过,加尔蒂埃对这种军事化的管理并不反感,他不像很多离开中国足球的外援那样指责中国球队的管理方法。

加尔蒂埃认为这种管理方式并没有妨碍球员们之间的交流和个人情感,球员们依然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如果一直球队没有严格的纪律约束那么就会产生很多麻烦。

辽宁俱乐部给加尔蒂埃的工资发放是用美元支付的,会直接打到他在法国开设的银行账户里,加尔蒂埃在中国的日常花销主要是依靠球队发放的比赛奖金。

“中国的奖金发放很有特色,教练会把我们叫到他的房间,拿出一个手提箱,给我们一堆现金钞票,有时我的背包里甚至装不下所有钱,因为如果他觉得我们做的很好,他经常会加倍发放奖金。”

加尔蒂埃和他的法国同胞法布雷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现金,他们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也没有处理这些现金的经验,于是他们便把这些现金藏在房间的天花板里。

每当有朋友和家人来看望他们,他们便会带着家人朋友去附近最好的酒店花掉这些现金。

有时也会拿出来做些慈善,在俱乐部驻地的附近有几个非常贫困的矿工家庭,加尔蒂埃和法布雷斯有时会去看望他们,给他们一些现金。

俱乐部的食物让加尔蒂埃有些不适应,因为俱乐部没有专业的营养配餐,至于法餐或者是其他西餐更是不可能。

俱乐部的食堂里每天都是东北人常吃的一些菜品,加尔蒂埃并不喜欢这些食物,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饮食问题。

总的来说,加尔蒂埃在辽宁队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但在七月的一天,加尔蒂埃决定终止这段旅程,当时辽宁队正排在甲A联赛的第一名。

“我们总是从跑圈开始训练,那天我甚至没有跑十米,我说停下,我不想再继续这么跑步了。”

因为球队日常比赛要集体订飞机票,所以他的护照是交给俱乐部保管的,他担心俱乐部怀疑自己想去待遇更好的香港联赛而扣下他的护照。

“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必须要有耐心,当我们在遥远的地方,当我们手中没有护照时,我们总是很焦虑。”

这一次,又是那位在广州时遇到的卡里姆帮助了加尔蒂埃,卡里姆常年在中国做生意,他了解中国人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在卡里姆的帮助下加尔蒂埃顺利拿到了护照,返回了法国。

事后,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承认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尽管与辽宁俱乐部管理层的交流与自己以往的经历不同,中国人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处理问题的方法,但在交流的过程中加尔蒂埃从未受到任何威胁,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其他方面。

卡里姆教导了加尔蒂埃在中国为人处世和谈判的方法,虽然在三周时间里加尔蒂埃都很紧张,但当事情完结后他认为这就是亚洲谈判的魅力,他未来仍然愿意再次前往中国。

以上就是克里斯托夫·加尔蒂埃在中国辽宁的短暂“冒险”故事,在这段经历中我们了解到了当时外援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也看到了当时的中国职业足球很多不专业的地方。

现在的中国职业联赛依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相比较20多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就是事物发展的过程,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一定的客观规律性,都有一定的过程和必经的阶段。

中国足球现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印证了这个道理,中国足球现在的所有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然后逐步解决问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有正视问题,逐步解决,从基础做起,中国足球未来才能有长远的发展。

———————————————————————————————————————

二十年后,他是大巴黎官宣的新帅。二十年后,抚顺雷锋体育场早已满地荒草。不同的道路各自走了二十年,也早就注定沧海桑田

“在训练中看到4000到5000 名支持者是很常见的,而在比赛日,在我们的体育场复制了王子公园的盛况,里面有45000 名观众,还有 20000 名观众留在外面!”

“这是俱乐部判断外国人踢球动机的一种方式,他们害怕人们只是为了钱来踢球。”金元时代就放弃了吗

“在训练中看到4000到5000 名支持者是很常见的,而在比赛日,在我们的体育场复制了王子公园的盛况,里面有45000 名观众,还有 20000 名观众留在外面!对沈阳FC的德比战非常非常火爆。”

有时也会拿出来做些慈善,在俱乐部驻地的附近有几个非常贫困的矿工家庭,加尔蒂埃和法布雷斯有时会去看望他们,给他们一些现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